你当前所在的位置: 主页 > www.84948.com > 正文

对话李国庆:我为何年过半百还要再次创业

更新时间:2019-06-08

  罗兰写的一个传记,我初三读过,高二又读,到了大学又读一遍,然后五年前又读了一遍。第二本书,我可能喜欢的是欧文的《空想社会主义》,也读了三遍以上。第三部是我经常推荐的《战略管理》,作为企业管理者,《战略管理》方方面面讲得非常好。

  李国庆:哎呀,我只是最近才开始练厨艺,非常糟糕。如果10分制,我给我自己打5分,不及格。

  李国庆:滑雪,冬季对来我讲是最开心的,滑雪。现在高级道、黑道都没问题。就是野雪自己有恐惧感,一旦发生事故,那也是挺重的,因为那个速度非常快,所以基本不去野道了,就是高级道。第二个是游泳。游泳也是我爱好的,而且比健身什么的,我觉得游泳更有乐趣。第三个是爬山,我说爬山就是散步式的爬山,不是攀岩。

  李国庆:藏区很迷人,对我很有吸引力。我最想去的是四姑娘山,川藏线我还没走,滇藏、新藏、青藏,从四川入藏这条线我还没走。

  主持人:创立当当时梦想当当能够成为一家能改变中国文化产业、改变全民阅读的公司。现在这个目标完成了多少?

  李国庆:完成了65%。因为买书更方便,我们那时候买书难、卖书也难。出版社希望把所有的书都到实体书店上架,那是不可能的,一年有一百万种书,实体书店、最大的书店就能放15万种、20万种,所以卖书难。读者想买的书,到书店找不着,或者就根本没有,缺售。所以,解决了买书难、卖书难。

  第二,图书定价这些年也逐渐在涨,当然比西方、比港台还是要便宜得多,书价还在涨。怎么能够让大家更实惠地买到书,大家知道传统实体店在书上运营效率尤其低,履约成本很昂贵,面积非常地昂贵,而在网上解决这个问题。这两条,买书难、卖书难解决了,让读者拿到更多的优惠,像当当网都平均60折了,第一年平均74折,第一个五年。第二个五年平均69折,第三个五年平均65折,过去四年平均60折。虽然受到出版社的批评,来自实体店的批评,怨声很大。但是当当是盈利的,你就不能说人家不正当竞争嘛,让读者享受这个便利,刺激了阅读。这一点我还是挺得意的。

  李国庆:这就是第一个问题,好多人不知道读什么书,给我微博私信,大量都问这个问题,让我给推荐书。我在当当试图希望有更多的组织不同的群体更多地推荐,后来发现不行,都是畅销榜。后来我说这就是商业社会,就是大众传播的复制品,排行榜有什么我就买什么,读者通常心里其实有很多精彩的、非常有价值的书,没进排行榜,何况排行榜还有些出版商的人为炒作因素,是吧?这一块我觉得,帮读者选书,虽然当当做得比亚马逊,比京东,比天猫好得多,但还离我的想法差很远。这是第一个没解决的(问题)。

  第二个更没解决的(问题),我们出版商落后于互联网时代,人们频读得改造出版,上游还是原来那一套,三万字说清的事非要写成二十五万字,这样好定价啊,68元,版税都是这么算的。我到美国,我刚从日本回来,感觉跟出版家一谈都是这个问题。我说那咱们还是不是按知识定价?都是按纸张、页数定价,那不成了纸张公司了吗?这个问题没解决。我们易中天先生、张维迎教授,写一本书8万字,16本书我还没读完呢?我说8000字你说得清吗?易中天先生说我5000字都说得清。我说那你干吗写8万字一本?说出版商让我写的。张维迎教授的原话,我说你的《博弈与社会》写得非常好,但它毕竟不是学术,是通俗读物,为什么写32万字?我读了8万字,再没时间读了。我说你5万字能说清楚吗?他说我当然能写得清。我你说为什么写32万字?出版商让我写的。你说这叫不叫掺水?某种意义上也叫。所以,整个频读时代,大家的注意力很宝贵,还没解决它。

  第三个,五年前我就说了,音频和视频,这种新的获得知识的方式,它在西方从来就有,没有互联网的时候有audio、video,叫音像出版物,怎么到中国没了呢?然后剩下就是胡喷的、未经过滤的所谓自媒体,垃圾也很多,良莠不齐。所以,这个时候音频、视频获得知识的方式,这一点事实上我在当当没做。这也是为什么我在创业“早晚读书”,一个是帮着大家选书,有不同阅历、不同的大咖,有著名的专家学者,有著名的企业家,还有演艺人士、传媒领袖们,我们有40人豪华的讲书顾问团来选择书,同时把这本书讲薄,用音频、视频方式,不管20万字、30万字、50万字,我能自主文字,你听完,你就等于读完这本书。所以,希望在这方面当当未尽事业,在“早晚读书”来实现。

  李国庆:当当结束夫妻治理,俞渝来掌管,不要俩人共同来掌管,我们说了好几年了。但是落实到的时候,虽然俞渝说永远给你保留办公室,司机、秘书、车永远都给你保留,我说我这个人不需要。等到离开那一天,搬家的时候我很平静,因为我的“早晚读书”正在酝酿,工作非常忙乱,每天都有进展和收获,我已经很开心了,所以我就很平静地用了四天的时间,把我办公室的书,把我的好多作家的签名版,我爱收藏签名书,还有文件整理完、交接完,到搬那一天我就让秘书安排搬家公司,我那一天就没在现场,不是刻意回避,我说第二天你们让搬家公司来搬。本来没事,我都忘了这事了,结果当天晚上收到好几个当当老员工的微信,说以为我在,赶紧过来帮着搬,怎么都没通知我们,哎呀,看您奋斗了19年,离开了,他们都泪流满面。我说干吗那么伤感啊?我们要干的事还很多呀,都去创造吧。

  李国庆:我们希望赋能,用社群裂变的方式发展我们早晚读书,我们的名字都开始征求。征求了3000多个列入的名字,市场部给筛出来,实际上网友给报的名字得有一万多个。这3000多个,一派就是基本上从古诗词里,什么“江风”、“星火”,基本上就是古诗词里提炼出来的句子。还有一个就是更网感,就是“饿了么”这种,我们觉得网感的买书了吗?听书了吗?我们觉得这太没文化了,好像不见得要学那个,我们也没有采纳。征了半天,最后我们讨论了6次还下不来,我说这样几百次会开了也不行,还是让大家投票,我们内部全体员工投、顾问专家投、网友投,最后还是“早晚读书”胜出了。

  李国庆:我觉得它有网感。一方面我们希望大家养成习惯,晚上听一段,因为每周有45分钟的新书讲解,开讲完,如果听15分钟不就挺好吗?下班途中,不管是自驾的还是坐地铁的,或者是回家躺在床上听15分钟,毕竟我们认为读书是个伴随音,这个也符合认知科学,不能说听书、读书专注得很,现在家长好多烦孩子,说你怎么写着写着作业又抠手机?其实这是不对的,没有说专注到一分一秒都不差,是伴随音。早晨如果能够在上班途中早晚读书,这个场景有了。有场景,也有网感。网感就是“早晚得读”,“书中自有黄金屋,书中自有颜如玉”,我们希望能够琅琅上口。原来有个“开卷有益”等等,我们觉得缺乏网感,有点老了。

  李国庆:解决在当当两个顾客痛点。第一个痛点就是谁来选书。我们想过今后会员投票,后来觉得不对,我就是不知道读什么书你还让我投什么票呢?这就有问题。所以,各路专家上。还好,当当这么多年,跟一批专家、学者、作家们处成了好朋友,非常支持,像崔永元,像写《风声》的麦家老师,像刘同、大冰都是秒回,洪晃、于丹、吴晓波、冯仑、黄磊,他们自己的阅历,读了很多书,让他们来选书,现在非常活跃,我们总共有40个大咖,他们来选书。每年会给大家推荐的书是300种,周国平老师,非常热情,推荐300种,然后谁来讲书?把书讲薄,是个二次创作,不容易。你说这30万字,哪27万字是多余重复?对这一类读者是重复,对那一类不重复,谁来讲书?我们提出也是要找大咖讲书。我不信李国庆一个人,比如说我很懂管理学,中国第一套MBA教材,16个科目都是我引进的,从美国买了版权,当年的译者基本上现在都是商学院的院长、副院长了。可是就这样,我只能讲管理,我讲不了金融,我能讲市场,我也讲不了人力资源。所以,术业有专攻,请他们来做二次创作,当然我们的编辑反复地讨论。所以,一年讲50本书,希望每本书用40分钟,把精华都讲出来了。

  李国庆:当然有。衡量我们选书的顾问和我们的讲书者,这些大咖,和我们的编辑,重要的指标不是我们卖了会员卡,有100万还是400万会员,我们要可持续,我们关心全听率。就是你讲这本书全听率是多少,说你这40分钟,要把40分钟听完,你可以分三段时间听,这都是正常的,这是一个重要的指标。为了这个指标,我们就不仅仅是用知识付费的模式,我们会有线下好多事后的分享、讨论,促读、共读是我们早晚读书的一个重要的特点。当然促读、共读,我们不可能让大咖走在各地,每次就一百人,也请不起。这就是虚拟产品知识付费的好处,他讲一次,一个人听跟一百万人听、一千万人听都是这个成本,但是线下促读、共读我们会发动网友找阅读达人,是获得收益的,用区块链,是参与挖矿,在我们这儿你是获得收益的。当然要符合法规,我们想给股份,不能超过200人,送还可以,反正募资不能超过200人,否则成了公共募集了,送可以,我们要送股份,把阅读的班长、科代表、阅读达人,每个人我们说只虚拟共读、促读,每周能组织20人为标准,每月组织4次,这就是优秀的阅读班长。当然班长是流动的。

  把这种事后的分享、讨论,我们再跟大咖在网上问答、交流,这样我觉得就回答了大家关心的,光听完40分钟不过瘾,还要有更多的交流。有一句话叫“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哈姆雷特”,我们大咖们怎么帮你选出最帅的哈姆雷特。每一本书,不同的阅历完全不一样,同样《约翰克里斯多夫》,我初中读、初三读、高中读、大学读跟工作后读,跟现在读,感受完全不一样。所以,我们重要的口号就是“跟对了人,读对了书”。

  李国庆:压力真不大,吹出去了,三年不行就五年,三五年年付费用户达到4000万人,这是吹出去了,不得了的一个大事。当当一年现在就4000万用户,我的离职信本来写的是用三五年达到当当的用户数规模,俞渝说“嗨,你就另建一个文化生态平台,别拿当当比”,我把这一段就改成这样了,没提当当。但是我想用三五年走完当当19年走的路程,否则就不是李国庆了。为什么我说压力也不大?

  第二,最不行做成公益得了,反正我这边没有投资人催我,没有投资人压力,我就能做正确的事。最后不行我一块钱发展会员也可以啊。所以,我想用这个方式,主要还是动力。

  主持人:微博网友@闲趣饼干好好吃:李总您现在还缺不缺员工,选择员工的标准有哪些?

  李国庆:我哪年上了一个节目,我说当当技术只用985、211(的学生),网上把我骂得,说我们这不是985的,当时多数人不是211、985,“我们以后不上当当网了”,现在有人还提出这一段,在微博上批判我。我说我特指是技术部,特指是应届毕业生。一旦工作一年以后就看人家的才干,在美国也是,工作四年以后不再问你学历的事,就看你的工作经验和才干。当然现在我也在反思,211、985也一堆问题。

  我现在要说,第一当然是年轻化,当当19年,跟着我们成长的骨干们,十年前我们重点提拔80后,现在80后成为绝对意义的中年人了。今天我看段子,90年的鹿晗都30岁了,难以接受。所以,我们第一个就是说,我这次一办新公司,年过半百,真的很有意思,我跟工作了4、5年的,跟一批93年的人工作,有时候也让我觉得很焦虑,但更多的时候特别开心。这种互补对我来讲感觉特别好。所以,第一是年轻化。

  第二,我们要求的是自己就是读书达人。哪怕人力资源经理,他自己有对文字之美、阅读之美有感觉。尤其是文化企业,真的不是说工资的问题,爱好不爱好。幸好现在90后有一批人家里有矿,不是说什么工资,要不然就没法理解,

  第三个标准是结果导向,对自己负责,不要什么“996”,我没事就轰他们,我说怎么还不走啊?说明天赶文案。可以。如果今天大周六的来了,我在当当都是这样,我说有事咱们干到半夜两点都对,请明天上午睡一觉。天天耗到8点,熬到996,完成了什么50个小时,耗着最无聊。两点一线,回到家疲惫不堪,也不利于调节。所以,希望大家结果导向,塑造的也是这个文化,什么事干完了这事就完了。

  主持人:微博网友@孤独患者陆壹山:现在针对年轻人吐槽没有时间看书,碎片化阅读的现象,您有什么好的建议?

  李国庆:我赞成碎片化阅读。把一个完整地书切成一段一段阅读,这个特正常,但我反对的是整天报刊、文摘,整天这些娱乐新闻,这种碎片化,这没什么营养含量。一部书每天读15分钟,也是挺美妙的事,这是我赞成的,把时间正好收集起来,我们大段的时间给它集合起来,像当当的云阅读app,每天平均打开8次,待一个小时,一次可能也就是7、8分钟,读了一章,又有事了,也挺好。确实阅读时间在下降,全被什么搞笑、娱乐占用。人们需要娱乐,哪怕低俗也不违法,人们也有低俗的权利,当然也有娱乐的权利,工作压力太大,调节也蛮好的。但是每天都要刷刷朋友圈,我就觉得这个太浪费时间。我曾经在朋友圈、微博发,每天无聊、寂寞、焦虑,刷别人的朋友圈,微博、与其在别人的领空游荡,不如静下来读本书。既提升了技能,也安顿心灵,越来越多的人每天不翻半小时书睡不踏实。

  李国庆:列啊,不成功。得尊重,真的兴趣是最好的老师。我孩子现在在大二了,他小学阶段就是,他爱读的书读得很快,他不喜欢的,比如说小说,他直到初三,可能男生是不是发育晚,对小说无感,对科幻、科普,初三《乔布斯传》,我第一时间拿到,出版社还没上市就给我了,那么厚的一本书,《乔布斯传》,他用了三个晚上读完了跟我讨论。因为他喜欢科技,什么人工智能,我就讲尊重孩子的兴趣,时不时地帮他打开兴趣,我说你这么早凭什么要偏门呢?你为什么不试试艺术、绘画的审美呢?也推荐一下。如果他翻了翻还没兴趣,那只能这样。

  李国庆:第一次创业,摸索了十年也没提炼出来,只是后来不断地学习这些东西,遇到问题还请过麦肯锡,请过罗兰-贝格的前董事总经理,都做我们高级顾问,给我们讲管理课。我觉得知识就是力量。

  如果刚创业,去读MBA没必要。创业到一定阶段,企业成长遇到了瓶颈,那个MBA是非常管用,它管管理的。

  第二个不一样是,再创业每个人的情境不一样,我是第一次创业取得成功以后,达到了财务自由再创业,跟第一次创业失败又第二次,他们是什么状态我不了解,需要跟他们说。已经财务自由了再创业,心态就非常好了。大家老说90后造反了,而那些80、70不敢,确实上有老、下有小,都是用钱的地方,老板怎么踹,上司怎么按着,就忍了。90后不忍是有道理的,不行回父母家住嘛。我们这儿也有这个问题,我财务自由了,我没这么后顾之忧。我曾经发过一个朋友圈,大家以为我说错了,我就是那么写了,逻辑是对的,只不过有点二次元。我说你看我现在老婆还小,孩子大了,什么负担都没有了。又没小三,多轻松?我觉得心态更好了。

  李国庆:还能创?我是问自己,不是盲目自信。这个其实第三个是一般人可能不愿意有的心态,我不怕失败。有人说你已经取得了成就,要失败了怎么办?我不觉得是问题。说一失败大家就看不起你或者怎么样,我不觉得是。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